您现在所的位置: 主页 > 生活指南 >

联想为何不砍掉手机业务?

发布时间:2018-05-25 10:31 作者:hg0088 点击量:
-
-
  根据招股书披露,富士康股份股票简称“工业富联”,股票代码“601138”,拟发行约19.7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10%,全部为公开发行新股,不设老股转让。
 
  联想集团今日发布财政??全年业绩,集团全年净亏损1.89亿美元,远高于市场预估1.466亿美元。财报称,亏损受美国税改扣减4亿美元,属递延税一次性支出。今天下午,联想集团召开业绩发布会,董事长兼CEO杨元庆答记者问。
 
  从2月1日递交招股书申报稿到3月8日证监会第十七届发审委审核通过,仅仅用了36天,创下了A股市场IPO审核的最快纪录。在A股市场审核趋严的大环境下,富士康IPO过审被外界称为“光速”。
 
  募集资金主要用于工业互联网平台构建、云计算及高效能运算平台、高效运算数据中心、通信网络及云服务设备、5G及物联网互联互通解决方案、智能制造新技术研发应用、智能制造产业升级、智能制造产能扩建八个部分进行投资,募集资金超过上述需求量部分,用于补充营运资金。
 
  “富士康从代工向工业互联网转型需要更多投入,在A股IPO后,可以提供更多资金,支持转型。”香颂资本董事长沈萌对蓝鲸TMT记者说。
 
  富士康股份主营业务有通信网络设备、云服务设备及精密工具和工业机器人三个部分。是从集团母公司鸿海精密旗下剥离的出来的业务。鸿海精密间接持股富士康股份69.14%,郭台铭IPO前持股富士康股份11.54%,IPO后持股10.39%。
 
  与之前媒体猜测的有可能“折价”上市不同,富士康采用战略配售、网下发行和网上发行相结合的发行方式,其中全部战略配售股(50%股份锁定期为12个月,50%的股份锁定期为18个月)和部分网下发行股(70%锁定1年)设置了锁定期。
 
  其实无论是折价上市还是大面积锁股,都是由于富士康IPO规模特别巨大,防止股市剧烈波动的一种手段。当然,两者向市场传递的信号截然不同。时隔四年之后,重启战略配售,对于富士康无疑是积极的,符合A股市场利好高科技的预期。
 
  世界级代工厂“船大难掉头”
 
  一直以来外界对富士康的评价以“不了解”居多,即便有所了解也和“代工厂”、“苹果”这些词语高度关联。
 
  而“代工厂”是郭台铭避之唯恐不及的三个字,2012年富士康谋求转型,曾宣布到2014年实现装配100万台机械手臂计划。郭台铭也一直在多个场合强调,富士康二十多年前就已经不是只有代工了。言外之意,富士康并不是一家代工厂。
 
  在近期富士康IPO路演阶段,郭台铭开始频繁露面。5月16日,郭台铭头顶8K标识红色棒球帽现身清华大学,以实体经济+数字经济工业互联网赋能时代来临为主题,宣讲富士康8K+5G、高效能运算及人工智能在工业互联网的应用理念。
 
  5月17日,在天津举办的第二届世界智能大会上,郭台铭再次强调,富士康不是代工厂了。其招股书对于自身代工业务描述也均回避代工字样,以ODM、EMS、加工替代。
 
  根据招股书披露,2015年至2017年,富士康主营业务成本占总成本比重99.91%、99.76%、99.73%。直接原料成本(采购大量高价值电子零件)占当期主营业务成本的82.02%、83.21%和 86.51%。 一般情况下,只有在传统工业制造技术含量较低领域才会有如此高的原料成本占比。
 
  在主营业务中,通信网络设备三年占比分别为58.3%、51.09%、54.22%。云服务设备占比36.13%、40.34%、37.17%。精密工具和工业机器人占比0.15%、0.14%、0.22%。其中,占比最小的精密工具和工业机器人毛利率高达49%高于通信网络设备的14%。
 
  三年营收分别为2728亿元、2727.13亿元、3545.4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43.5亿元、143.66亿元、158.68亿元。净利润率分别为5.26%、5.27%、4.48%,在5%上下浮动。
 
  相比之下,高通、苹果等一些纯高科技上游企业的净利润远远高于富士康。
 
  比如,苹果2017年财报显示其净利润率高达22.72%,保持了近几年20%以上的净利润率。2017年高通净利润率在腰斩的情况下也达到了15.55%。最高时期净利润率达30%以上,甚至高于以“高净利润”著称的苹果公司。其中,高通80%以上的净利润来自专利授权费。
 
  2017年富士康大中华区主营业务收入与其它地区占比从2015、2016年的38.58%、35.33%下滑至19.67%。
 
  根据IDC发布的报告显示,2017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14.72亿,同比下降1%。其中苹果市场占有率从2016年的4.5%下降到4.4%。一方面,大中华区人力成本上升,另一方面,受苹果手机销量,iPhone X的工艺、出产、产能问题影响很可能是大中华区营收占比下降的两个最主要的因素。
 
  值得注意的是,在资产负债率方面,2017年负债率从2015、2016的45.72%、42.89%猛增到81.03%。因为负债率增加会降低净资产额,提高负债率在净利润率不变的前提下可以提升ROE水平。而2017年富士康净利润率下滑,ROE也相应的降低,三年一直呈现下滑趋势。
 
  富士康称增加原材料和设备采购导致,不排除避免贸易争端影响以及价格波动而提前进行采购“套期保值”。
 
  在人员构成和研发方面,富士康大专以下的学历高达78%,大专及本科占21.4%,硕士及以上仅仅0.6%,40岁以下青壮年占91.49%。三年的研发收入占比分别为1.75%、2.01%、2.24%。
 
  而在半导体以及其它科技行业,高研发投入几乎是标配。举个例子,2017年,高通研发占营收比为21.9%、英特尔21.5%、华为14.9%、微软14.5%、西门子6.3%、诺基亚20.8%......研发投入均没有低于5%。研发投入越高相应的研发人员占比也相对较高,根据2017年华为财报显示,其研发人员占公司总人数的45%。
 
  显然,富士康自身的业绩以及业务组成不足以跟高科技企业挂钩,企业本质仍然处于“代工”行列。由于过分依赖上游企业,毛利润和净利润过低才是富士康多年以来一直想转型的根本动因。同时,转型对于体量过于庞大的富士康来说,“船大不好调头”,不仅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更需要对转型方向有一个深刻的认知。
 
  可以预见的是,上市之后的富士康,市值很可能超过5000亿元,募集资金也很有可能远远超过272.53亿元。随着资金到位,企业负债率也将会大幅度减小。
 
  现场记者问:联想为何不砍掉手机业务?
 
  杨元庆答道:我们认为,市场或者行业已经走过了PC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两个阶段,再下一步我们的看法是智能物联网的新阶段。电脑和手机是智能物联设备中的两个重要节点或设备。
 
  “我们过去移动业务做得不是太好,但是我觉得还远远没有到要放弃的时候,并且在我们的整个战略里边,意义重大。计算、通讯,一个都不能少”,杨元庆说,“现在想找一个和智能手机规模相匹配的市场,是不容易的,智能手机哪怕只有一个点的市场份额,都很大。更何况,我们还有很多优势市场,比如说拉丁美洲,我们有接近20%额市场份额,排名第二。因此,手机业务恰恰依然还是联想集团战略的重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