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的位置: 主页 > 生活导购 >

石油简直就是价值“恒久远”和“永留传”了

发布时间:2019-05-18 11:30 作者:hg0088 点击量:
-
-
在相对次要的程度上,还有一些明显的特征也将数据与我们习惯上认为的“资源”区分开来。例如,数据虽然有价值,但却几乎不可能形成一种真正意义上(或传统意义上)的“市场交易”。
 
原因首先在于,数据的价值会因时因地而截然不同。虽说传统资源或资产的价值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升值或贬值,也会因为各地文化和市场情况不同而不同,但历史上从未有过一种资源或资产的价值,像数据那样易变。以至于相对它而言,石油简直就是价值“恒久远”和“永留传”了。
 
在相当多的情景之下,数据甫一生成就已失效。即便是那些能够用于商业挖掘的数据,也有极强的时效性和地域性。以前人们常说“新闻是易碎品”,其实新闻不就是数据大家庭中的一个种类吗?有评论者指出,大数据与其说是“大”的数据,毋宁说是实时在线的“活”的数据。大数据之价值正在于它处在不断变动之中,新的数据时刻在覆盖旧的数据。这是传统资源或资产概念所不能理解的——新油田的发现并不会使老油田里开采出来的石油不再有用。
 
数据难以形成市场交易的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它虽然“有价”,但却难以被准确地“定价”。数据不仅有上述提到的时效性和地域性,还有强烈的主观性。它的价值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产生数据的主体的主观个性,以及控制数据的机构(平台)对数据进行商业化的能力和特长。
 
眼下,许多评论者都喜欢说,互联网上的“免费”其实并不便宜。相反,消费者为此付出的代价可能极为昂贵。这话笼统地说当然是对的。Facebook凭什么赚这么多钱?还不就是因为几亿日活用户平均每天花50分钟时间在它上面“耕耘”吗?然而,对于每一个不同的用户而言,他们交出去这些数据所期望得到的回报却是千差万别的,而且还会随着场景的改变而改变。同样地,Facebook上的同一组数据,不同的广告商在使用它们时,愿意向Facebook支付的价格也是截然不同的。更重要的是,数据如果不聚合在Facebook这样的平台上,并由它进行开掘,分散在世界各地的这几亿人的零碎数据可以说毫无价值可言。
 
由此可见,将数据看成石油,可能不是一个能够很好地帮助我们理解它的经济性质的类比。还有学者和立法者将它视作是一种“知识产权”、“专利”、“隐私”或“劳动付出”……然而,迄今为止每一种对数据的定义或类比都存在难以克服的重大缺陷,以至于还不如干脆没有这些定义或类比。
 
举例来说,无论是上述所列的“知识产权”、“专利”、“隐私”或“劳动付出”,都存在一个主体,也就是所有者。但我在前面已经分析过,数据的根本“困境”恰恰在于:我们几乎不可能去界定它的所有者。
 
进一步以“隐私”为例,这已不仅仅是一个经济概念,还是公民的一项宪法权利,类似于人生安全、言论、集会、结社、选举之类。数据中当然一定包含着隐私问题,事实上,保护公民隐私也是备受争议的欧盟GDPR的根本着眼点。但过分放大数据中的隐私因素,则可能会产生严重的现实后果,还不仅仅是束缚数字经济发展的问题。
 
举一个比较传统的例子吧,一个病人去医院看病,医生肯定要询问他(她)很多问题,诸如他(她)的年龄、性别、身高体重、生活习惯、某些过往经历,甚至还经常会涉及他(她)的婚姻家庭生活……这些大多可以看成是隐私。医生或医院在对病人进行诊断治疗的过程中,每一个环节都会分享病人的这些隐私。以往,医院假定,病人只要一踏进医院接受诊断和治疗,就视作他(她)默认同意医院内部分享自己的这些隐私,甚至出于诊断或科学研究的目的,还可以分享给其他医疗机构或科研机构。总之,医院唯一需要规避的就是将它们泄露到社会上去,比如贩卖给商业机构。而今天,人们在使用互联网平台时,无时不刻不在向它们交出这些涉及隐私的数据。如果互联网平台不能获得传统上医院被默认获得的这种涉及客户隐私的假定,那么它就不可能很好地提供服务。
 
此外,还有一个难点在于,对隐私这个概念本身,不同人、不同时代的定义以及重视的程度也有很大差别。
 
因此,在欧盟GDPR已经正式生效一周年之际,人们在究竟应该如何看待和认定数据的问题上依然众说纷纭,难有共识。这也就是为什么美国和中国这两个互联网数字经济远比欧洲更发达的经济体迄今对于如何监管数字经济行动迟缓,不愿意轻率行事的根源。
 
正在渐渐形成的唯一共识或许是,数据是一种资产,需要得到适当的对待和监管,我们需要重新思考既有的经济运行规范框架,不论是有形的法律制度还是无形的行为习惯。现有的商业规范都形成于“石油时代”,如果数据这种资源与石油迥然不同,那么数字经济时代就需要有新的思维模式。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