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的位置: 主页 > 生活导购 >

共享项目频陷僵局

发布时间:2019-01-10 09:57 作者:hg0088 点击量:
-
-
  共享经济在2017年可谓是遍地开花,先后涌现出了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租衣、共享汽车等项目。但一年时间不到,很多创业项目就相继走向了结束,就连当初掀起风潮,且被认为是刚需的共享单车也在2018年遭遇重挫。
  事实上,共享单车从2017年就开始进入淘汰赛,有的企业经营仅数月就宣布停止运营,如悟空单车等。随后,小鸣单车、3Vbike、町町单车、1号单车等不是停运,就是退出市场。当时,外界普遍认为,共享单车企业运营的难点是盈利问题,如果不能占据市场份额,就无法实现盈利,并看好头部企业ofo和摩拜的发展。
  到了2018年,ofo和摩拜也陷入了僵局。ofo方面,退还用户押金、支付供应商的欠款、维持公司运营成了其头上的“三座大山”。根据2018年5月中旬ofo披露的财务数据显示,当时ofo对供应商欠款约12亿元,城市运维欠款近3亿元,合计欠款15亿元。2018年收官之际,ofo“押金风波”全面爆发。直至目前,还有超过1000万的用户在排队等候退押金。
  另一共享单车头部企业摩拜在2018年4月被美团点评以27亿美元作价收购。然而,根据招股书显示,自4月4日美团收购摩拜以来,摩拜于2018年4月4 日至2018年4月30日的骑行收入为1.47亿元,净亏损为4.07亿元,每天亏损达1500万元。如果以此类推,摩拜一年的亏损要逾50亿元。2018年12月23日,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发布公开声明,称因个人原因辞去摩拜单车CEO职位。
  在共享汽车方面,目前EZZY、友友租车、途宽易、麻瓜出行等共享汽车平台也都相继停止运营,途歌等平台也被曝出退押金难的情况。友友用车创始人李宇曾对媒体表示:“共享汽车目前难盈利,费用完全不能打平成本。”
  ofo小黄车初诞生时曾被称为“中国式创新”,摩拜单车也被美团创始人王兴认为是“少有的真正中国原创”……在共享单车的带领下,市场更是掀起了共享经济热。然而,目前很多共享项目的本质还是分时租赁,属于重资产的传统商业形态。
  尚房科技创始人段永嘉向记者表示,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共享充电宝等在本质上看,还是分时租赁,采用直营设备,通过连接智能设备和移动支付来取代传统人工管理模式,是技术升级后带来的运营方式改变。“模式本身并没有太大改变,分时租赁依然是一种B2C。”在具体运作过程中,很多企业则盲目争夺市场占有率,带来了较高的经营成本,甚至无法覆盖现金流,导致倒闭等。
  而扩张的背后,离不开资本的推动。据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监测数据显示,2017年共享单车领域投资金额达258亿元,2018年共享单车领域中的头部企业融资、并购等金额就达288亿元。行业预计,仅对看得见的金额进行统计,加上占用的押金,共享单车累计投入应该会超过600亿元。
  在共享经济领域,共享汽车更是个烧钱的项目。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2017年中国共享经济企业迎来千亿元的融资,共享汽车就占据65.9%的融资额,居共享领域之首。2018年上半年,共享汽车共13家企业获得融资累计15笔,融资金额约有12亿人民币以上。
  资本狂欢后,这些共享项目在短时间内占领了更大市场,但盈利依然是最大问题。以共享单车为例,“一个理想化的共享单车企业囊括了平台+单车,其背后拥有着海量的用户以及会产生海量的出行数据,因此也就对应了:单车分时租赁收入(押金和租金);平台共享服务收入,如广告植入、平台导流服务费;大数据增值收入:单车运营服务、商家精准营销、政府城市规划等。”天风证券分析师姜明认为,或许这也是前期资本疯狂涌入的原因。
  但实际情况是,较低的竞争壁垒使得共享单车业的参与方极容易陷入困境,前期To C端只能通过免费甚至补贴来竞争,To B端的广告变量难以实施,收入主要来自单车单次使用费用和押金所带来的金融收益。高额的运营成本、维修成本以及报废率,也使得共享单车难以盈利。早前,ofo创始人戴威也表示,ofo营收主要来源是用户骑行费用,预计2017年将实现收支平衡,2018年将实现盈利。如今,2018年已过,ofo并未如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