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的位置: 主页 > 联系我们 >

能够支撑员工规模大肆扩张的背后是百度在PC互联网时代的高速发展

发布时间:2017-09-27 15:18 作者:hg0088 点击量:
-
-
    林建辉觉得可能是百度急于寻求认同感。2008年左右,在人员扩张的过程中,百度从外企引进了一批管理层。李彦宏曾对媒体表示他强调管理层背景的多样性,因为能够发挥不同人的长处,大家取长补短,而不好之处便是文化价值观的难以统一。
 
    这些「大脑袋」被林建辉视为「office政治动物」,「天天在那儿之乎者也写PPT」或是给老板写邮件。办事效率却在急剧下降。「早期的时候可能大家上个洗手间碰见,两三句就能解决一个问题,做一个决策。而到后来可能你约个会,你一星期都约不来。」而约来了之后,又发现原来20分钟能开完的会,现在一小时都开不完,「你花了40分钟时间给各位大脑袋解释我们在谈论什么事情。」这与林建辉喜欢的短平快办事风格相去甚远。
 
    2014年,前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张亚勤转投百度任总裁。在今年3月开幕的博鳌亚洲论坛上,张亚勤在讲到企业创新时,称中层是最大障碍,因为「中层一般都是喜欢比较保持现在」,要么说服他,要么绕过他,「我在公司里面很多时候就是要绕过中层找到真正的创新」。
 
    百度内部中、高层间的矛盾早有激化。2015和2016年间,钱壕听说了至少三起中层和高层领导打起来的事件。「就是对于工作业绩的分配嘛,中层觉得这个高层啥也不会,高层觉得中层不服他,就一块儿打到大老板那儿去了,然后大老板一拍桌子,就把两个人都开掉了。」在钱壕看来,这种事情出现一起就已经非常荒谬了。
 
    2012年初的百度年会上李彦宏说百度的员工总数已经接近1.5万人,现在,百度的员工总数已超过4万人。
 
    2012年钱壕入职时工号排到了5万多,等到2015年李岩进入百度时,工号便已是13万开头了。百度像一个极速发福的巨人,体态臃肿,走起路来摇摇晃晃。人员的快速扩张和流动导致企业文化和团队定位等观念被冲淡,中间的组织架构也乱了套。「整体的这个方向规划就没有能够从上直接传达到下的。」钱壕曾是百度销售体系下的一个leader,感受最多的是上层调整的方向还没传达到底层,就已经又改换了其他方向。
 
    兵不识将、将不知兵,「每一个层级的人大家脑子里想的东西是不一样的,所以这个人走起来一定会是曲里拐弯儿的。」钱壕对《人物》记者说。
 
    林建辉和钱壕都觉得大量外部人员和「政治动物」的涌入,冲散了百度曾经聚合上进的文化氛围,大企业病在巨人内部滋生蔓延。「机构臃肿,人浮于事,有一群混子在那儿冲着老板的喜好去做事情,这是最可怕的。」两人都说自己是想做事的人,所以最终选择离开内部政治化越来越严重的百度。
 
    在「政治动物」的敏锐之上,李彦宏似乎也早已察觉到了什么。2012年的内部信中李彦宏开始「呼唤狼性」,希望淘汰掉「良好背景,流利英语,稳定的收入,信奉工作只是人生的一部分,不思进取,追求个人生活的舒适才是全部」的「小资」群体,「否则我们这一艘大船就要被拖垮」。
 
    今夏8月的百度Summer Party上 ,李彦宏再次提及百度企业文化,并用「风清气正」四个字来解读「简单可依赖」。「用户至上的理念,就是风清气正;胜则举杯相庆,败则拼死相救,就是风清气正;不唯上,是风清气正;说话不绕弯子,是风清气正;公司没有政治,是风清气正……」林建辉觉得一定是李彦宏意识到了百度内部还是「风不清、气不正」。
 
    能够支撑员工规模大肆扩张的背后是百度在PC互联网时代的高速发展。
 
    从2001年9月与提供搜索技术的所有门户网站决裂,正式独立对外提供搜索服务,到抗衡谷歌占领国内搜索引擎市场第一名,百度只用了3年。2004年,百度搜索引擎占市场份额33.1%,分别高于第二名雅虎中国和第三名谷歌中国2.9%和10.7%。此后百度占据的市场份额一路走高,始终保持着国内搜索引擎霸主地位。
 
    2005年8月,百度在纳斯达克上市。互联网的试错阶段已经过去,百度上市正好成为互联网行业规模化流量变现的历史节点。林建辉在此时加入百度,带领团队争抢市场份额,「大家心气儿都很高,企业文化也很正,有一群年轻的、有冲劲儿的、聪明的人在那儿专心致志把事情做好。」林建辉告诉《人物》记者,他觉得彼时的百度就像一辆高速行驶的列车,带着所有的资源往前跑,「PC互联网时代最好的时间」。
 
    在2007年接触百度时,媒体人雷建平的报道还集中在百度发布的新产品。据统计,百度在上市后的4年间,先后推出了 21 个产品线,其中有七八个产品用户量过亿。在以搜索引擎为入口的 PC 时代,大把的盈利也通过搜索引擎竞价排名纷纷滑入百度的口袋。
 
    2010年,谷歌退出中国,搜索引擎领域百度一家独大,占据垄断地位。次年3月,百度市值达到460.7亿美元,首超腾讯,成为中国互联网市值第一的公司。而后,移动互联网的兴起迫使百度在无线和O2O领域大肆布局,收购91助手和糯米等企业,人员规模也在此时翻着番儿地向上增长。
 
    在PC的王者时代,百度把所有资源都投进搜索引擎,靠着专注和单一迅速崛起,而衰败也恰是从此开始。当企业的业务单一时,很容易成为专制体,形成「什么事儿都是大Boss说了算」的决策机制,「公司一大,就会人浮于事,这些政治动物那就嗅觉很灵敏,那我呈递给你的信息可能经过加工的,我说的都是你爱听的,你慢慢地你就不会了解这个公司的真实情况。」林建辉觉得这个世界很有意思,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因为你注意力不会集中在其他任何事情上,再说白一点,任何事情你都提不起兴趣。」林建辉发觉面对移动互联网时的百度,像极了之前面对数码相机时的柯达。
 
    李彦宏李彦宏
 
    垄断
 
    谷歌曾是百度在国内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2002年李彦宏布阵「闪电计划」阻击谷歌,要求参与计划的15名成员在9个月内「让百度引擎在技术上全面与Google抗衡,部分指标还要领先Google……」并下达了「计划完成后百度的日访问页面(Pageview)要比原来多10倍,日下载数据库内容比Google多30%,页面反应速度与Google一样快,内容更新频率全面超过Google」的命令。
 
    当年12月,「闪电计划」大告成功。2003年,百度搜索引擎仅次于Google,居中国市场份额第二。次年便登顶国内搜索引擎市场份额首位,一直保持领先。
 
    互为压力的两者形成的良性竞争维持着国内互联网环境的相对稳定。
 
    但2010年1月谷歌突然说要从中国撤离。消息蹦出来时,雷建平正在值早班,第一反应就是「跟着去买百度(股票),都能赚不少。」果然,从1月宣布到3月正式退出,百度的股价从每股386美元一路涨至每股580美元左右,上涨逾50%,甚至超过谷歌,创下每股628.5美元历史新高。市值也在次年升至中国互联网榜首。
 
    互联网的天平瞬间倾斜至百度一端。当时百度的盈利方式以为企业提供搜索引擎服务、网页竞价排名和广告分成为主。谷歌退出后,一些门户网站纷纷换用百度,香港大亨李嘉诚控股的TOM集团旗下中国大陆互联网子公司也改换了百度的搜索服务。
 
    雷建平觉得,很长一段时间内百度是躺着赚钱的状态,因为百度几乎垄断了PC时代的流量入口,「每一个网站都不敢得罪百度。」就如坊间传闻「最强势的媒体就是百度」。
 
    百度的「作恶」也从此时开始。林建辉对《人物》记者说这是商业竞争的必然,「没有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的时候,就会产生领先者的所谓的,用谷歌的逻辑,就是垄断者的罪恶嘛。」
 
    钱壕感觉到有些部门已经开始不尊重商业基本的本质了——曾经的一个项目,后端的团队在上线过程中私自改变了客户的Logo。「站在营销的领域上来讲,每一个客户的Logo是绝对不能更改的。」钱壕不知道这具体是出于何种考量,但结果是不断接到客户的投诉甚至是法务函,作为一线团队的他们不得不请求客户的原谅,很多项目因此被延期,「本来说收了一天的钱上一天的,只能收一天的钱上一天半、上两天。」
 
    雷建平发觉百度太过纵容于商业,而这也导致了此后血友吧、卖吧和魏则西事件的发生。
 
    百度开始备受指责,李彦宏在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解释「招黑」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这十几年百度搜索疏于改变,没有给用户提供一个真正创新性的新产品并带来惊喜,「我们可能相对保守了一些。」而能让百度保守着不去创新的一个重要因素是百度一直维持着利润的高速增长,「百度凤巢,占了百度90%以上的收入。」曾在百度工作并接近凤巢团队的王瑶告诉《人物》记者。
 
    百度凤巢系统在2009年上线,是在竞价排名机制上升级的搜索引擎营销平台。次年,百度净利润达到35.25亿,同比增长137.4%,创下历史最高。王瑶说李彦宏曾将世上生意分为两种:一种是利润高于50%以上的生意,一种则是利润很低的生意。
 
    「你看看制造业都是比如说利润2%、3%的生意,但是凤巢的利润有50%到60%,甚至超过60%,而且这是扣掉了研发成本和各种市场成本之后。」王瑶记得李彦宏曾在会上讲,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生意能够做到,就是卖白粉。「就是说这个生意太好,以至于说你看到别的生意的时候,都觉得这个东西太苦逼,我不要做。」
 
    钱壕觉得百度当时已经沉浸在自己的伟大当中,失去了一些警觉,以至于在移动互联网风起云涌时,李彦宏还在2012年的百度联盟峰会上将其形容为「酒驾」,「很刺激,但是很危险。」他觉得这就像2000年左右PC互联网出现的疯狂泡沫,「什么钱都赚不到,但很容易拿到风险投资,很容易上市。」
 
    移动互联网广告价值没有PC互联网大;移动互联网上的电子商务优势也不及PC;游戏的收入来源是大型的客户端游戏,而手机上只能装轻量级游戏……「所有这一切都使得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赚钱面临很大的挑战。」李彦宏在2012年的百度联盟峰会上说。
 
    「就像柯达面对数码相机一样的反应啊,这是一个宿命的东西。当你柯达在胶卷市场有绝对王者地位的时候,你看见那个数码相机你就会觉得这是啥啊,它能带胶卷吗?不能,不能我做它干啥啊。你会本能地去挑很多数码相机的问题。」林建辉认为李彦宏的反应无可指责,「一个人是很难革自己的命的。」而这也是一个企业谋取到了垄断地位之后的必然反应和结果——效率低下,不创新,大企业病,「这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啊。」林建辉说。
 
    林建辉觉得也是对手的意外退场,使百度失去了全力奔跑的动力,「在他看来,PC互联网远远还没有结束呢,但是谁想到它来得这么快。」
 
    2011年,艾媒咨询发布的数据显示,当年国内手机用户总量已达到9.3亿,且手机上网用户已超过3.9亿,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预测,到2013年中国手机网民将达7.20亿,手机网民将超越电脑网民。
 
    各厂商争相抢占App 分发平台的开发,但百度则判断移动搜索会成为获取App 重要的渠道。所以,当2011年腾讯、阿里巴巴、360以及第三方平台创新的各类App分发平台上线时,百度毫无动作,直到2013年7月豪掷19 亿美元收购91 手机助手,然而大势已去。
 
    在抢占移动互联网的入口中,百度落后了,而后包括全资收购糯米,全力挺进O2O等领域的动作,都被视为李彦宏无法掩饰的慌乱所产生的一系列连锁反应。
 
    钱壕记得2012年和2013年的核心工作就已经在推进移动端搜索的营收和产品覆盖了,「当时百度想了很多的方法,比如说强势在投放过程当中,必须得有一定比例的广告是消耗在移动端的,等等等等。」但这并未能扭转百度在移动互联网中的颓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